詹姆斯·沃森的黑历史

(本文的主要内容参考自,部分内容引用了知乎用户“社会学博士在读”的观点。)

看到新闻说,著名学者、诺贝尔奖获得者詹姆斯沃森来到中国,并在多个场合发表演讲。当昨天看到他到了我的母校北京大学医学部演讲后,我几乎是难以置信的。因为,沃森的演讲如果是发生在欧美的任何一个大学里的话,校园里肯定会挤满抗议的人群,邀请他去演讲的校长肯定得下台。

沃森因为发现DNA的双螺旋结构而一举成为上世纪最伟大的学者之一,尽管有证据表明沃森未经授权使用了女科学奖富兰克林的X线衍射图片。毕竟,沃森在DNA的双螺旋结构的发现中起到了关键作用,获得诺奖无可厚非(尽管不甚光彩)。

但真正让沃森身败名裂、成为西方主流大学和研究所避之唯恐不及的祸害的事件是他的一系列具有种族主义色彩的言论。其中的导火索是2007年他表示:对非洲的前途天生悲观”,因为“我们所有的社会政策都基于这样一个设想:非洲人的智力与我们相同,但所有试验都表明并非如此”。他说,人们有一种自然的愿望,认为所有人应该平等,但“那些和黑人雇员打交道的人发现事实不是这样”。

上述言论直接导致沃森从工作了43年的冷泉实验室去职。科学界认为: 1) 沃森的言论没有科学依据,2) 这不是沃森熟悉的领域,他对相关文献也不了解,他不应该随便下结论,3) 沃森不该做出这样的言论,因为这样很不专业很不负责,会伤害到整个学界。顶着“DNA之父”、“诺贝尔奖得主”这样的光环,民众和媒体是很容易轻信沃森的结论的,然后拿去进一步曲解和发挥。网上直到今天还有许多人拿沃森的名号散布各类关于种族和智商的谣言。有人曾教导我们:“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沃森在这件事上就算是没能承担应有的责任。

6. 他对自己的女性同事Rosalind Franklin竟然有过这样的评价,简直性别歧视和贬低女性到不堪入目的程度。(她对发现DNA双螺旋有着重要贡献,但因为过早去世而没能拿诺贝尔奖。沃森、克里克发现双螺旋的论文里用的照片其实是Rosalind Franklin的,他们未经同意拿来用了,并没有fully credit her):

沃森的这种大嘴巴习惯对自己、对同事和对学界都是伤害性的。开始一些著名大学和研究机构好不容易邀请沃森来演讲,做足了宣传,结果沃森使出了种族主义+性别歧视+恐同+民科的连招,给在场的教授和学生们都留下了心理阴影,简直就像在路边请了个毫无科学素养的老头来表演偏见大杂烩。2007年以后,沃森甚至落魄到要靠拍卖诺贝尔奖奖牌来讨生活和吸引眼球了。

有人认为,沃森拍卖诺贝尔奖奖牌也仅仅是一个骗钱的骗局而已。因为辞去冷泉实验室(CSHL)的院长职务,沃森但仍保留荣誉院长职位,并继续在领薪水 (根据CSHL在2012年公布的报税单,Watson 的基本工资是37.5万美金,加上退休金和补助,年收入共计接近57万美金),远远谈不上落魄。

近年来,屡屡有八九十岁高龄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来到中国演讲,甚至合作办实验室的事情。其实在我看来,大多数都是此地“钱多、人傻,速来”故事在学界的一个翻版。

《华斌的超声笔记/第二辑》正在编辑中,预计会在5月底完成出版,敬请关注我们的推送信息,第二辑的主要内容是小器官、腹部和血管。

《华斌的超声笔记/第一辑》还有少量存货,还需要购买的朋友,可以继续按照以下方式购买,目前只能在这里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