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音乐里的freestyle究竟指啥?

2017年已经过去了一半儿多,一个新的网络流行语又出现在公众视野:freestyle。一夜之间,微博、微信/朋友圈,甚至在现实生活中都出现了:

“吾日三省吾身:有freestyle吗?还有freestyle吗?你能来段freestyle吗?”(设计对白)图片来源:《中国有嘻哈》

这个刷爆社交网络的freestyle梗,到底是怎么来的?freestyle究竟是什么?

“什么值得懂”是果壳网旗下一个新的栏目。我们致力于用解释性新闻的方式,帮大家梳理时事热点,看清它们的来龙去脉。

这个刷爆社交网络的freestyle梗,其实归功于近日首播的一档网络音乐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艺人吴亦凡受邀担任评委,在节目中经常问参赛者的一个问题就是“有freestyle吗”。

很快,这句口头禅如同当年另一档大热选秀节目出身的“告诉我你的梦想是什么”一爆红网络。当吴制作人问出这句话时,他想要听到的是啥?freestyle究竟是什么意思?Check it out!

嘻哈(Hip-hop)由两个分开的英语俚语组成。“Hip”是早在1898年出现于美籍非裔的白话英语,意为察觉、知情。“Hop”是跳跃运动的意思。1978年,嘻哈团体Grandmaster Flash and the Furious Five成员“牛仔”基斯维金斯(Keith Wiggins)率先将两个词合并使用。他通过快速唱“hip, hop, hip, hop”的方式模仿行军士兵的节奏旋律,用来戏弄他刚刚加入美国陆军的一个朋友。不久之后,基斯就将这样的“嘻哈”节奏带上他的表演舞台,并很快地被其他艺术家所采用。

作为一种内涵丰富的亚文化,嘻哈具有极强的包容性。狭义上,嘻哈是舞蹈,说唱(rap),DJ,服饰和涂鸦的文化结合体。而广义上,街头篮球、滑板、极限运动这些对于潮人们来说并不陌生的元素,也都受到嘻哈文化影响。一般认为,嘻哈文化起源于20世纪70年代的美国纽约贫民窟。当时,纽约引入了大量牙买加和加勒比地区的移民,嘻哈音乐和文化在美籍非裔和拉丁裔青年的影响下在纽约兴起。

具体到音乐领域,在初期阶段,嘻哈音乐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经济和政治情况。它是低收入和经济边缘化地区的青年倾诉心声、掌握话语权的一种渠道。时过境迁,嘻哈音乐已经发展壮大,席卷全球,并衍生出很多我们耳熟能详的表现形式,常见的有Trap music, Drill music, House music, Freestyle rap, Boom bap, Crunk, G-funk等等。

我们今天要探讨的Freestyle rap(即兴说唱),其实只是Hip-Hop音乐的冰山一角。

和普通歌唱比赛中的清唱、乐器比赛中的即兴演奏类似,freestyle rap可以说是通往高级说唱者的基本功——现场创作、完全即兴、歌词没有特定的主题和结构。

比起传统的说唱,freestyle rap更加自由,说唱者通常根据当时的情境和精神状态来创作和表演。真正的freestyle rap是不提前想好或写下歌词,而直接在现场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

显而易见,这种表演形式的难处在于说唱者需要非常快速的思维,你必须在说上一句歌词的同时,在脑海里构思好下一句。如果在freestyle rap过程中犹豫了或者磕绊了,都会影响到整个表演的流畅程度和质量。在衔接歌词的时候,很多人在freestyle的时候依赖一些“拐杖” 或者可以重复使用的一些词比如“哟(Yo)”、“Check it out”之类的来进行辅助。freestyle rap还要求说唱者具有丰富的词汇量,而这绝大多数情况下要建立在说唱者阅历丰富基础上。技艺高超的freestyle选手,还知道如何在情境中让观众引起共鸣。

美国华裔说唱歌手欧阳靖在TED演讲上根据现场观众给出的词来了一段一段freestyle。图片来源:/span>

Freestyle的主要表演形式包括freestyle battle和cypher。cypher是指一群rapper和DJ聚在一起表演的形式,它是一种在hip-hop圈子里倾诉自己故事,以期被认可和获取名声的方式。而与选秀竞技相关联的比赛模式即为freestyle battle(即兴说唱对战)。在《中国有嘻哈》的第三期,参赛选手就会以此方式较量。

Freestyle battle就是希望双方说唱者通过歌词、利用文字游戏来冒犯(diss)对手,用歌词来压倒对方,极大地考验了选手的即兴说唱能力。Freestyle battle不在于“打败”对手,而在于说服观众,自己才是更好的说唱歌手。

以前的Freestyle battle中会有任命的评委,但现在的常常不由评委来宣布结果,哪方获得的观众回应和呼声最高,哪方就是优胜的说唱选手。观众或评委通常根据说唱者的flow,押韵情况(rhyme)和歌词的传达力来进行评判。所谓“Flow”是指说唱者个人节奏的变化,每一个音节发音的方式,处理音节与音节之间的重读轻读关系的方式,以及处理每一个音节与节奏(beat)的关系。歌词与歌词之间的音节最好保持一致,句与句之间重读的音节也要尽量在同一位置上。

能通过此般考验获得名气甚至成功出道的艺人案例,在国外众多选秀节目中已屡见不鲜。2001年,美籍华人说唱歌手欧阳靖在音乐节目《106 & Park》中的“Freestyle Friday”环节连续7次在battle中击败对手。随后签约拉夫莱达斯娱乐公司,成为第一个与美国大唱片公司签约的亚裔说唱者。在亚洲,这样的说唱选秀综艺也不乏成功案例。在已运行多年的韩国综艺《Show me the money》中,rap battle是贯穿始终的精神。flow写的溜、diss张口就来的即兴说唱,往往能让观众沉浸其中。

2012年,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旗下的国家耳聋与其他交流障碍性疾病研究所对12名职业说唱歌手进行了研究。他们比较这些说唱者在freestyle和死记硬背特定歌词时脑部活动的差异。他们在rap出即兴或预设歌词的过程中,研究人员利用功能磁共振成像(fMRI)扫描了他们的大脑。

相对于背诵歌词的情形,说唱者在freestyle时大脑各区域的血氧水平依赖(BOLD)变化情况。暖域为BOLD信号显著升高,冷域为BOLD信号显著下降。图片来源:doi:10.1038/srep00834

结果发现,与念出背好的歌词时相比,说唱者在freestyle时的脑部活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即兴创作时,他们的内侧前额叶皮层变得更加活跃,而背外侧前额叶皮层活跃程度降低。背外侧前额叶皮层被认为与对其他脑部功能的调节有关。研究者认为,这一区域变得不活跃,可能意味着说唱者们在freestyle时削弱了对自身的有意识监控,进入了一种更“自由散漫”的思想模式。

在进入即兴状态后,他们的语言、情绪、感知能力、运动功能等都在以区别于日常的状态运作。这种让大脑松懈监管的状态可能是说唱者爆发创造力的关键,研究者希望能通过对这种状态的研究,进一步弄清创造力在职业高手和业余爱好者之间有着怎样的差异。

最初,嘻哈文化是贫民窟里的移民(尤其是黑人)一种自我调侃和宣泄悲惨生活重压的方式。而现在,近年来,嘻哈已从美国发扬光大到大洋彼端,成为世界流行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据《The Hip Hop Wars》一书中提供的数据,嘻哈音乐的受众有70%都是白人。在音乐市场上,嘻哈音乐的占有率能保持在 12%~13%的区间中。这几十年间,嘻哈文化所历经的变化可见一斑。

在追求自由表达的嘻哈文化里,Freestyle是极其重要的一环。如果说其他嘻哈音乐形式只是在体裁上要求不同,freestyle更像是从即兴说唱发展出的一种精神,可以延伸到嘻哈文化的各个领域。时至今日,街舞、街头篮球、涂鸦、DJ里都有freestyle,尽管在此不作探讨,但其即兴表达自我的内涵是相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