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潘》:一部游戏式童话过家家是孩子对周围环境的认知构建

在伦敦西郊著名的肯辛顿花园东北角的长湖畔,竖立着一尊小男孩的雕像。他面朝湖水,两腿叉开,一手翘起一只短笛,一手挥舞手臂,似拔腿飞奔,似腾空飞起。他,就是著名的小说人物彼得潘,一个不愿长大也永远长不大的男孩。

彼得潘是同名小说《彼得潘》里的主要人物,这个不愿长大的小男孩,在他出生第一天,为了逃避长大就从家里逃了出来。肯辛顿花园是他曾经游荡的地方,现在他住在幻想岛。

本文我将从小说作者与小说由来、游戏的教育意义、用游戏建立深层亲子联结这三方面展开探讨,希望能给大家带来些许启发。

《彼得·潘》的作者是英国小说家、剧作家詹姆斯·巴里,詹姆斯·巴里一生创作无数,但其中名气最大的当属《彼得·潘》。该故事原本是大获成功的舞台剧,上演7年后,詹姆斯·巴里经过多次修改并加了最后一章“温蒂长大了”将剧本小说化后,在1911年以《彼得·潘与温迪》为名出版,很快风靡全球。

之后《彼得·潘》被多次改编成舞台剧、动画片、电影等。将《彼得·潘》带来中国的第一人是梁实秋,1926年从哈佛大学毕业回国的梁实秋开始关注文学翻译,将《彼得·潘》这一经典儿童文学作品带给我们。

80多年前,詹姆斯·巴里将《彼得·潘》的版税捐献给了大奥蒙德街医院,用来帮助更多的孩子获得救治。

《彼得·潘》的成功不仅为詹姆斯·巴里在生活中和儿童文学史上赢得了崇高的地位,还在孩子心中建立了一个充满奇迹的梦幻岛,一个充满冒险、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桃源世界。

詹姆斯·巴里出生在英国一个普通的织布工人家庭,他是这个家第九个孩子。在孩子众多的家庭中要想吸引父母的注意力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小詹姆斯·巴里从小就很喜欢用讲故事的方式吸引家人的关注。

在詹姆斯·巴里六岁那年,母亲最喜欢的哥哥戴维滑冰时意外身亡,母亲伤心欲绝。懂事的小詹姆斯·巴里就经常扮作哥哥的样子,缓解母亲的思念。

这段特殊的伤心往事给詹姆斯·巴里留下了深刻印象,或许永远长不大的哥哥就是彼得·潘最早的人物雏形,也是詹姆斯·巴里送给母亲的心灵慰藉。

和《爱丽丝梦游仙境》的作者刘易斯·卡罗尔一样,詹姆斯·巴里也喜欢结交小友,爱和孩子打成一片。詹姆斯·巴里工作后不久就搬到了距离肯辛顿花园不远的地方居住,他时常路过肯辛顿花园,一天他路过时,看到几个孩子拿树枝盖房子,拿泥巴做点心,扮仙女、扮海盗,玩得很开心,就加入他们,一起玩游戏,这件事让詹姆斯·巴里萌发了创作游戏式童话剧的想法。

这几个孩子就是后来詹姆斯·巴里好友戴维斯家的五个孩子,他将这些孩子各自不同的性格糅合到彼得·潘中,而彼得就是戴维斯三儿子的名字。

詹姆斯·巴里用希腊神话中山林原野之神潘神来作为彼得的姓氏,也隐喻着彼得未经雕琢的自然本性。

儿童发展心理学家格林斯潘说过:“进入假想游戏是孩子成长过程中最重要的飞跃之一。”在假想世界里,孩子能把最无聊的玩具玩出最有趣的游戏,例如他们可以把一根木棍,当成宝剑、激光枪、喇叭;把一个普通的床单,当成战袍、隐形斗篷、飞毯等。

从本质上来说,《彼得·潘》就是一个假想游戏,一个家的假想游戏,而这个假想游戏分为2个部分,一个是发生在生活中过家家,温蒂扮演妈妈,约翰扮演爸爸;一个是发生在幻想岛中的过家家,温蒂扮演妈妈,彼得扮演爸爸,被丢弃的孩子和约翰、迈克尔扮演孩子。

“达林太太发现,她的两个大一点儿的孩子在玩游戏,假扮成她和爸爸在温蒂出生那天的情景,约翰在说:“我很高兴地告诉你,达林太太,现在,你做母亲了。”那语调就像达林先生本人当时真那么说过一样。温蒂高兴得跳起了舞,就像达林太太真的跳过一样。”

“请过来吧,先生,”彼得解释说,“有位小姐病的很厉害。温蒂正躺在他们脚下,可是斯莱特林假装没看见她。“啧啧啧”斯莱特林说,“她躺在哪儿?”“在那边草地上。”“我要把一个用玻璃做的东西放进她的嘴里。”斯莱特林说。”

幻想岛就是一个大型过家家的假想游戏,孩子在里面可以根据需要扮演任何角色。

弗洛伊德认为:儿童的游戏是由儿童所具有的特殊愿望所决定的。在我们的孩童时代我们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快快长大,变成大人。

在游戏中孩子就把这种愿望赋予行动,在过家家中孩子会以成年人的姿态出现,而过家家的内容则是模仿日常生活的情形,例如做饭、照顾孩子、工作等等。

为什么大多数孩子都喜欢玩过家家呢?这是因为0到3岁是儿童幻想和社会性戏剧游戏的高峰期。孩子对周围的事物充满好奇,而过家家其实是对周围环境的一种学习和模仿。

在温蒂和约翰玩的过家家游戏时,迈克尔从浴室出来后也要求被生出来,但约翰粗暴地拒绝了他,这让迈克尔差点哭了,因为“没人要我。”

孩子们的过家家其实和他们的现实生活很相似,小说中达林先生是一个很粗暴、现实的男人,每个孩子出生后他都会拿出纸笔计算开支,他不愿留下孩子,但达林太太希望留下孩子。每当达林太太表达她的愿望时,他都会带有威胁的警告她。

虽然这都是孩子们出生时的事,但家庭成员的相处模式早已固定下来,孩子会在游戏中模仿这种生活方式。

除了生活中的过家家,在幻想岛上的过家家也能让我们窥视一些孩子对成人世界的学习和模仿。在幻想岛上,温蒂扮演兢兢业业的妈妈,她洗晾衣服、做饭、缝补、给孩子讲睡前故事等等,而彼得扮演的爸爸也是我们生活中熟悉的爸爸形象,一个人外出工作、对孩子说一不二、保护家人的安全等等。

通过观察孩子过家家,我们就可以知道孩子理解的家庭生活是什么样的?他希望过什么样的生活?他对当前的家庭状况是否满意?等等。

我们通过孩子的游戏来理解孩子背后的情绪和需求,孩子通过幻想游戏来完成他们对周围世界的认知构建的。或许这就是游戏对于我们的意义。

迈克尔从浴室出来看到温蒂和约翰在玩过家家游戏时,也要求被生出来,但约翰粗暴地拒绝了他,“他们不想再生了。”

在这个幻想游戏里,约翰假扮爸爸,这个角色给其带来了迈克尔不能抗拒的权利。同样在幻想岛,彼得拥有绝对权力,他能指挥孩子做任何事,也能决定对孩子的任何惩罚,哪怕是把他们饿死,孩子也需要遵守,就拿吃饭来说,是真吃还是假吃,全凭彼得的喜好。

孩子不仅能通过掌控游戏来获得力量感,还能通过游戏来释放他们的攻击性。每个孩子天生都带有攻击性,如果没有合适的释放渠道,孩子的攻击性就会作用在人际交往中,通过打架来释放,但这种不良的释放方式不仅会给身体带来伤害,还会影响人际关系。

在幻想岛,孩子释放攻击性的方式是假想游戏—与海盗战斗。在这个幻想世界里,他们不必遵守成人社会的规则,可以大胆冒险,可以杀海盗。

幻想岛,是孩子们的幻想世界,在这里不会有大人出没,也不会有人告诉他们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在这个孩子们能自己掌握的世界里,他们就是世界的中心,他们翱翔在自己的世界里,自由自在。

几乎所有的孩子天生都喜欢游戏,有的孩子喜欢过家家,有的喜欢官兵抓强盗……,在两三岁的时候,这一点尤为明显。

对成人来说,游戏意味着休闲,但对孩子来说游戏就是工作,他们可以天天玩也不嫌烦、不嫌累。孩子通过游戏来交朋友、体验生活、探索生活。

研究表明,游戏能促进额前叶皮层的大脑连接发展,前额叶皮层负责良好的判断、遵守规则和与他人融洽相处。当孩子在游戏得到的快乐和自由与创造力,想象力,身体活动及人际交往相结合时,大脑就会得到很好的发展。

因此陪孩子玩的好,不仅可以加深亲密关系,还能促进孩子的大脑发展。当然这其中也需要注意3点:

放下身段,有两个含义,一是身体上,二是心态上。身体上是说大人必须俯下身子,坐在地板上才能和孩子玩到一起,心态上是说大人必须和孩子调到同一频道,孩子想玩什么就和他玩什么,以孩子的意志为先。

例如,对于婴儿来说,最典型的联结游戏是,用手遮住脸说,现在你看不到我,放下手说,我出来了你又能看到我了。

这个游戏对成人来说无聊且无趣,但对孩子来说却非常有意思,高质量的陪伴就是指的是玩孩子喜欢玩的,让他们感到开心。

孩子和大人不同,他们可以毫不费劲的随意出入到幻想世界中。我家3岁的小墨先生现阶段就很喜欢在玩玩具的时候、自言自语地编演剧情,在他的幻想世界里,工程车能说话,会思考,他们可以一起商量建造什么,他们也能变身。

英国儿科专家和儿童心理学家温尼科特就曾说,独处的能力是儿童情感成熟度的一个重要指标。

小说中达林太太一直开着窗等着她的孩子们从幻想岛回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愿意给孩子们独处的时间,支持他们“写出”自己的故事。

假想游戏对于象征性思考能力,抽象思维能力以及创造性想象力都有很高的要求。有的孩子能很快投入到假想游戏中,有的孩子则需要大人帮忙。在生活中,我们可以找一个孩子喜欢的游戏来加入假想元素。

例如,儿子小墨最近很喜欢广场新修的花坛檐,我们就会把它当成火车的轨道,一旦假想游戏开始,儿子就会自主的去增加故事的情节、人物(托马斯拉货物),引入挑战(看谁先到达),为游戏做旁白等等。

《彼得潘》的主题是成长,作者詹姆斯·巴里是这么看待成长和游戏的:在小说的最后一章,温蒂是这么解释,她长大后就忘记怎么飞这件事的:因为他们不再快乐、天真、没心没肺。只有快乐、天真、没心没肺的人才会飞。

当有一天小孩因为生活的烦恼,忘记了如何去幻想时,他也就长大了,失去了童心,而彼得潘之所以不愿长大,只想玩,是不想失掉童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