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雇员谴责 Facebook已成为人类公敌(完)

本月早些时候,一名白人种族歧视者在Facebook上发布广告,叫做“澳大利亚白人的福利”。广告上说:“世界人口中只有百分之八是白人,所以如果你把大部分国家里的白人变成非白人,你就会永久消灭白人的下一代子孙。”

直到七月八日, Facebook才删除了这个广告,并禁止他在未来运营任何付费内容。做出该行动之前一个Facebook的员工早已将此广告贴上了警示标志,但是他被公司上层告知这条推文没有违法行为。

据消息报道, Facebook项目经理马修·布伦南(Matthew Brennan)在 Work place上写道:“我向上级报告了这个页面和帖子,但被告知不符合内容违规的标准。这个广告无疑来自与一个白人至上主义组织,内容非常直白地告诉所有人这一点,丝毫不带遮掩。

布伦南在他的新闻稿中看到了这个广告。他说,澳大利亚的朋友和家人在周末对这个广告表达了担忧,它使他感到沮丧,“对此无能为力”

一位员工回答说:“我的妻子、朋友和家人对我表示不理解。所有这些决定都错了。”

最后, Facebook删除了这则广告,并阻止了在未来广告中使用白人民族主义者的内容页面,但是这一内容目前仍然存在于社交网络中,无人监管。

在6月早些时候的告别视频中,Max Wang指责扎克伯格通过威逼利诱操纵雇员,而 Facebook CEO在视频中解释了特朗普关于“抢劫论”的决定。扎克伯格为什么只说特朗普的言论符合公司的政策制度,而不说政策的改变会首先给公众带来危害?

看到这一切,Wang说:“我感觉自己被人出卖了。他们偷换概念,对涉及道德、公正或规范的问题 ,用一致性和逻辑性等玄乎的东西去跟所有人解释,显然,在这个公司‘一致性’才是最重要的。”

这位即将离职的工程师称,至少从2015年起,一些民权组织,比如Color of Change一直对Facebook进行抨击:Facebook更关心的是政策面上看起来是否没有偏见,而不是通过内部调整,修改可能对真实世界造成伤害的内容监管政策。

例如,在6月19号的全公司会议上,扎克伯格将一个关于 Facebook全球政策副总裁、前小布什政府成员乔尔·卡普兰在内容监管决策造成负面影响的问题转变成了关于必须使意识形态多样化的讨论。

卡普兰参加2018年的听证会上言辞激烈地公开支持最高法院法官布雷特,这位有争议的人物在 Facebook内部引起了外界和内部批评人士的愤怒,他们认为卡普兰平息 Facebook中保守派超级用户——如特朗普——是出于政治原因,而非承诺于修正任何政策。

艾森斯塔特告诉媒体,卡普兰华盛顿政策小组的一名成员试图影响她的团队正在考虑的广告执行决定,她认为这是非常不恰当的,当时她的团队正在评估是否删除一个保守派组织发布的广告。

但一位政策制定者突然插话,分析了双方两种观点。实际上,最终高层写下了这样的工作记录:“双方的观点都有不恰当的地方”,她表示,种族歧视问题难道还有中间立场可以站队吗?

扎克伯格在会上没有回答关于卡普兰歪的问题,他也认为副总统提出了一个重要的保守派观点,要维护他自由发声的权利。

扎克伯格说:“在我们所服务的社区里,人们的思想比普通员工要保守一点点。”也许这个‘一点点’显得有些轻描淡写。

扎克伯格认为,卡普兰的共和党倾向导致了公司内部的“一点点意见分歧”。但批评人士一针见血地认为,Facebook旨在缓和暴力、仇恨言论和纳粹形象的声明只不过是在争辩政治分歧,对公众一点也不真诚,这也阻碍了该公司就公民权利问题采取立场。

其他媒体的评论文章称:“如果问题是由危险的意识形态引起的大问题,他就会用“多元化”这种陈词滥调来掩盖Facebook 内部的右翼思想,”布兰迪.柯林斯.德克斯特在阅读了扎克伯格的评论文章之后,对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如果你把保守派和白人民族主义者混为一谈,你会觉得这是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因为这正是我们所说的。这个组织(Facebook)充满了仇恨,而且它的想法和行为也很危险。”

扎克伯格称,设计内容政策和决策的团队需要具有多元化思维,这是“非常重要的”。

柯林斯·德克斯特补充道:“实际上,扎克伯格会仔细观察董事会和决策层的每一个人,并鼓励他们跟着他一起说,公司多元化是一个大问题。”

据说 Facebook已经许诺要做出改变。通过两年一度的业绩评估,公司加入了多元化和包容性的职责,提升了首席多元化官员的职位,并直接向 Facebook的 首席运营官 Sheryl Sandberg汇报。

六月中旬, Sanderberg说,公司将向黑人所有的企业和组织承诺捐赠2亿美元,而本月早些时候,公司还向种族公正组织承诺了最高捐赠1000万美元。

通过内部传讯,即使是这样的裁决也不是很容易就出炉的。在6月11日,当被问及 Facebook是否会推出一个匹配过的捐款计划时,他说,这个计划可能是针对黑人司法部门的援助,与很多硅谷公司的捐赠计划相似,扎克伯格对这个计划表示出消极的态度,要求雇员们做事要讲究实事求是,因为此刻他们正“处在全球经济衰退的时期”。

Sandberg在宣布2亿美元捐赠计划的承诺之前一个星期,扎克伯格还在说:“我们的营收远远低于预期。”

那些试图用公司资源来实现多种族和平共处的员工也很失望。Facebook每月为每位全职雇员发放价值250美元的广告积分用来发布自己的广告。但一些雇员发现,他们无法利用这些广告帮助提升民权组织的话语权,因为今年夏天早些时候,这些组织的暴力抗议席卷了整个国家,引起了广泛关注。

一份提交给其他媒体的内部文件指出,雇员广告积分不能用于“涉及政治或国家重大问题”的广告。对于美国雇员来说,这意味着他们想要投的公益广告涉及到“公民权利和社会权利”、“环境政治”、“”、“医保”等国家重大问题,禁止发布。

有人呼吁 Facebook改变政策,比如现在诸如可口可乐、星巴克和 Verizon这样的大公司都对Facebook发起了,停止投放广告,这进一步加剧了公司内部的紧张关系。

一名匿名员工透露说:“两年前,我不想和同事讨论我支持广告的问题。但我们现在正在热烈地讨论。”

对 Facebook而言,这是史无前例的,因为从来没有过公司内部产生了如此广泛的异议。但Max Wang的离职视频,伪造离职事件,以及最近员工满意度的下降,都表明扎克伯格的做法,画蛇添足的公告,以及倒行逆施的政策,开始在公司内部造成损失。

视频中,Max Wang说:“我认为Facebook受到了我们自由表达的意识形态的束缚,并且用户很容易被诱导,就想和这些畸形意识形态保持一致。”

Max Wang的离职引发了广泛的讨论,并引来 Facebook人工智能部门负责人 Yann Le Cun和其他人的评论。在对Max Wang的想法表示致敬后,这位高管立刻转发了他6月2日的一篇文章,该文章称,担心 Facebook的政策和内容决定无助于保护民主自由。

内容政策转向的基本原则是促进和维护自由民主。Yann Le Cun在6月2日写道:“美国民主自由正受到威胁,其崩溃的程度超出大多数人的预期。依我看,内容政策更好的基本原则是促进和维护自由民主。

工程师 Abramov等其他员工也抓住了这一机会,他们认为,尽管领导们一再试图说服他们,但 Facebook从未保持中立,因此必须做出限制对公众伤害的政策决定。要求Facebook主动删除色情裸照、仇恨言论和极端言论,同时鼓励民众参与选举,这是一种对民主有利的行为。

六月二十六日,他在一份名为《Facebook不中立》的备忘录中说:“作为雇员,我们不能对人们之间的联系是否中立抱有幻想。现在的趋势正好于此相反。”

扎克伯格似乎对此不同意。在6月5日,他写道, Facebook只不过是犯下了“言论过于自由”的错误,并承诺他的公司将坚持种族公正,并争取选民的参与。

虽然这个声明很鼓舞人心,但目前还没有具体的实施计划。Facebook内部论坛上依然争论如潮。

一位雇员写道:“这篇文章给人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你显然什么都没做,只是表现得跟你往常一样,并且成功说服了我们中的一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