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探》:在黑夜中寻找光明

《真探》是美国HBO有线电视频道发行的惊悚犯罪类电视剧,是《真探》系列电视剧的第一季,由凯瑞·福永执导,马修·麦康纳和伍迪·哈里森等主演。该季讲述了德州警探拉斯特和他的搭档马蒂重访他们1995年经手的一桩古怪宗教仪式杀人案件。随着调查的展开,过往经历浮现,两人不得不重新面对内心深处多年未愈的心灵沟壑的故事。

《真探》第一季的故事最初吸引我的是演员,马修·麦康纳、伍迪·哈里森以及《源代码》的女主的加盟,无疑让这部剧可以一看。《真探》的第一集就奠定了本片节奏缓慢、哲思色彩浓厚的基调,当然喜欢快节奏的观众可能会变的没有兴趣。《真探》的剧集风格也和其他美剧有点不同,他用短少的集数去完完全全地讲述一个故事,像一部长篇的电影或小说。而我之前看过的美剧多数是小的故事串联大的故事,在看似与主线无关的剧集中串联整体,显得节奏较快。《真探》用了前期缓慢的铺垫后,在后面的剧集中迅速加快了节奏,让更多观众沉浸在整部灰暗的格调中。

《真探》的的风格与那些传统的侦探剧大相径庭,甚至独具一格。因为编剧没有把重心放在主角们对案件的推理上,而是侧重对悬疑氛围和环境的刻画,让观众真切地感受到主角在破案时的困难,以及破案线索的难寻。《真探》的镜头也充满设计感,完全未来烘托这种氛围而服务,让人感觉到两位主角已经进入了邪恶的一角却不自知。比如非常低平的天际线、阴云密布的天空,雷声回响却无雨的烦闷、破旧的工业区、废弃的教堂、错综复杂的沼泽等,足以让观众感受到这个压抑氛围。

两位主角的刻画方向也完全不同,相比较于福尔摩斯和华生这种侦探与助手的模式,《真探》的两位主角独立性更强,甚至会产生冲突。主角拉斯塔无疑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他不仅才能出众,还有自己的一些哲学思考。这个角色时常游走于理智与疯狂、坚韧与偏执、积极与幻灭、理性与感性之间。他有着强烈的正义感与探索真相的决心,他又如自己所说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不时会出现自我毁灭的倾向。表面上看,拉斯特好像情商低下,不懂交际,也不愿与人交际,拒绝敞开内心,时不时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这其实是他对自己的折磨,失去女儿的痛苦一直在他心中环绕,于是让他对自己产生了过高的道德要求,这也是他不断追寻这个案件真相的原因之一。角色的深度离不开演员的演技,马修的表演无可挑剔,他消瘦的身形,加上中年颓废的气质,一双时刻望向远方充满深思的眼睛,把拉斯特活灵活现的展现给观众。在基腐盛行,鲜肉遍地的影视剧潮流中,给人重振男人雄风的感觉。

美国著名作家威廉·博罗斯和马林·西蒙对侦探这一文学作品形象概括发展出一个基本的分类系统, 二人一共分了四类:智慧型侦探 (福尔摩斯) 、超人型侦探 (《真探》中的拉斯特)、本能型侦探 (《妖女迷行》的丹尼斯) 、组织型侦探 (深陷程序规则约束却又有自己的侦查血性的人比如戈登警长)。拉斯特应该属于超人型侦探, 这类侦探总是有一些愤世嫉俗, 对于社会的顽疾他们内心清楚, 却也深知自己无法救治, 但是他们仍旧相信道德可以胜过权利和金钱。就像拉斯特在最后穿着病房服和搭档马蒂说:“关于星空就是一场光明和黑暗的战争, 他更相信光明占了上峰。”这种传统侦探对于道德权欲的取舍, 正如制作人所期待的, 塑造了完美的道德。

相比于超人般的拉斯塔,主角马蒂就更凡俗一些,对观众更亲近一些。马蒂是一个非常传统的美国警探或者美国公务员,下班之后就是娱乐放松时间,再大的案件也要放一边。他有自己的家庭,时常也会去找乐子刺激刺激自己,不会去思考深奥的哲学问题,只求过一天是一天。他会滥用职权,也正义感十足,在对抗邪恶方面也绝不手软,但又脾气火爆,行事冲动。在婚姻与家庭、搭档之间的关系上会陷入矛盾,焦虑、懦弱的表现表露无遗。他又擅长交际,扎根现实生活的推理思维与拉斯特形而上的思维互补。两位主角在思维碰撞上有不少幽默,在角色对照中又相互补充。

《真探》有着别出心裁的剧情处理方式,在黑人警官的询问下,两位主角娓娓道来,剧集的影像也在时空中跳跃,有时主角的说辞也会完全不同于影像,渲染出一种强烈的时空变幻的感觉。而且有一段六分钟的长镜头精彩至极,极尽所能地展现了导演的镜头调度能力。

剧集在宗教背景故事下也引入了克苏鲁神话的元素,其中反复提到的黄衣之王正是其中的一位。剧集中的一些虚幻的镜头,可以看作是主角的幻觉,也可以看作是黄衣之王的指引,给人一种主角以凡人之躯对抗无比巨大的邪恶的感觉。而犯下这些案件的,不过是黄衣之王的信徒,是他在人间的代理人。但是最后的结尾,犯人是谁虽然足以吸引观众,但费尽心机引入的克苏鲁元素仿佛被浪费。未知的、不可名状的邪恶被一个剧透的邪恶之人所替代,结局略显草率,有点违背全剧人在命运前的无奈与无能为力的风格。总体来说瑕不掩瑜,像无数侦探故事中的主人公一样奋勇直前铲除恶人时,《真探》一剧给人一种后劲十足的感觉,也吸引着观众。